News

新闻中心

日韩巨头相继被迫停工,反推国产半导体加速上游渗透
发布时间:2020-03-09浏览次数:36

       华强电子网消息,在这场全球疫情风暴中,用“蝴蝶效应”来形容最贴切不过。由一只蝙蝠(未经完全证实)引起的这场全球性疫情,对于全球化程度极高的半导体产业而言,甚至可以称之为破坏。作为邻国的日本与韩国,同时也是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中重要的一环,而此次疫情,日韩也自然成为了首当其冲的国家。

       韩国作为拥有三星、SK海力士、LG电子等半导体大厂的国家,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中起到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在WHO的疫情简报上,中国、韩国、伊朗是重灾区,据韩联社报道,截至3月2日零时,韩国累计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累计确诊4212例。韩国政府已对此展开防控措施,将此次疫情的威胁警报提到最高级别。

       2月22日,三星位于韩国东南部龟尾市的智能手机制造工厂确认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工厂已紧急关闭。24日,SK海力士利川工厂800多名员工进行隔离。海力士后来表示,利川工厂拥有1万8千多名员工,工厂的运营不会受此影响。

       3月2日,三星位于韩国首尔的半导体工厂,出现一例员工感染。但是该公司同时强调,其芯片生产工作不会受到影响。

       而韩国的半导体巨头三星、SK海力士等并未停工,都在运转中。短期来看,影响尚不明显,但是一旦疫情继续恶化,关键供应的短缺会为全球产业链带来巨大损失。由于半导体生产工艺的性质,生产设施需要全天候运行。如果一条生产线因为意外的原因而瘫痪,那么这家芯片制造商将遭受巨大的损失。此前三星电子因停电5分钟导致的停产,曾致使三星电子损失达到约2万亿韩元(约合115.2亿人民币)。

       在半导体领域,产业链更关注存储器以及面板上游材料的状况。关于面板产业,中国产能更大,也有替代之选,国内厂商近期已逐渐复工,在产能上可以作一补充,暂不存在断货风险。从另一方面来讲,这也是国内面板和存储厂商的一个重大机遇。

       对于日韩的显示产业链来说,不管是面板的前段生产还是上游材料,自动化生产程度比较高,材料风险也最大。据CINNO Research统计,液晶面板材料有多达118种,OLED材料有132种,国产化率最高的前段材料就是液晶,占比达37%,单体混晶工艺基本都可以在国内完成,而半导体和显示的上游核心材料基本每一种都只有1-2家供应商可以提供,如果出现一种材料有问题,对整体供应链都会有巨大影响。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存储领域,据Statista数据显示,三星、SK海力士两家公司分别占据全球半导体市场12.5%和5.4%,分别位列第二和第三。从目前来看,存储已经超过屏幕、CPU,成为手机最大的成本,存储在手机中的成本达到25%-35%,可见其重要性。

       整个NAND领域,三星加上SK海力士,韩系厂商市占比为45.1%,接近半壁江山;在DRAM领域,三星和SK的占比高达72.7%。业内人士表示,韩国企业三星、SK海力士为全球存储大厂,若新冠疫情在韩国进一步扩散,或将加速全球存储芯片价格上涨。

       另一方面,作为全球第四大半导体供应国,在半导体设备领域,日本依旧占据绝对优势。据美国的半导体产业调查公司VLSI Research发布的2018年全球半导体生产设备厂商的排名结果来看,日本厂商占据7家。全球五大设备巨头之一的东京电子就是日本企业,即便是技术难度最大的光刻机领域,日本尼康和佳能也能抢占一定市场份额。

       因此,当日本在半导体设备供应上出现问题,全球半导体产业链都会受到影响。而这背后原因是,无论是中国还是其他发达国家都没有完备的产业链可以替代。目前,中国企业在刻蚀设备、薄膜沉积设备、清洗设备、检测设备等领域取得了突破,这些领域涌现了诸多优秀企业。譬如北方华创是国内目前产品品类覆盖最广的半导体设备“平台型”企业,其业务包括刻蚀机、薄膜沉积设备和清洗设备等领域;长川科技的产业链较为完整,其产品覆盖晶圆制造和封测两大工序环节。

       由于国产替代潮起,国内优秀的设备厂商迎来了发展拐点。同时,本土晶圆厂商先进制程的技术日渐成熟,也推动着国产半导体设备提前布局新一代产品。这样一来,国产半导体设备厂商便有机会登上国际舞台。(转载)